云南时时彩|云南时时彩时间表
性價比不足是數字印刷眼下的最大短板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497403116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性價比不足是數字印刷眼下的最大短板

發布時間:2017-07-24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3

 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把數字印刷推上了風口,剛閉幕的China Print 2017展也無例外,人們似乎看到數字印刷的春天即將到來。

  1933年誕生于英國的Smithers Pira國際咨詢公司也有報告稱:2010年使用數字印刷工藝印制圖書的比重已經有14.2%,到2020年有可能達到46.1%。另有報道指出:2016年,數字印刷包裝的市場需求約為110億美元,預計將以15.3%的增速持續到2026年,達到520億美元。這些數據對中國來說還似乎有點偏大,但至少讓人對發展前景看好。

  其實,在我國主管部門公布的《印刷業“十三五”時期發展規劃》中對數字印刷的發展同樣有著一個十分明確的目標,那就是“年復合增長率超過30%”,這可絕對不是一個小數,以2015年總局統計口徑的數字印刷產值176.15億元為基數計算,到2020年末我國數字印刷的產值應該實現654億元,是2015年產值數的3.71倍,可謂前程看好,任重道遠。

  數字印刷成了這段時期市場的香餑餑

  數字印刷何以瞬間成為市場焦點?成為競相吆喝的香餑餑?關鍵在于技術的改進與市場的需求。

  數年前,以色列人班尼·蘭達認為影響數字印刷發展的瓶頸有五項,即幅面較小、速度偏低、質量稍遜、承印介質有限與性價比不夠。時至今日,這些問題大多有了實質性突破:

  以往數字印刷能夠承印的幅面為A3、A4,也就是至多印刷8開大小的紙張,這就限制了數字印刷在某些領域的應用。但是,在德魯巴印刷展上一下就出現了數款承印幅面達到B1、B2的數字印刷機,實現了對開印刷,這自然為數字印刷在包裝領域的應用打開了進軍之門。進步固然可喜,但與膠印能夠做到全張甚至超全張印刷仍還有不小差距,何況B1、B2幅面的數字印刷機其市場售價已經將近是同幅面膠印機的2倍,成了陽春白雪。

  就速度而言,雖說與傳統輪統膠印輪轉機動輒每小時4萬張以上不能相比,但畢竟已經可以達到每小時印刷1.3萬張,這速度對于小印數的短版業務似已足夠。

  數字機的印品質量也確實大有提升,雅昌公司使用IS 29印刷的畫冊其質量堪于膠印的產品同臺競技即是證明,否則,一直以“為人民藝術服務”為宗旨的雅昌也不會在德魯巴展會上一出手就簽購3臺,企業不會僅為博取眼球做出讓自己面對虧損的傻事。

  數字印刷現時的承印介質早已不止是紙張,在塑料、木材、紡織品、瓷磚等介質表面均已留下了足跡,它的應用范圍必將更加寬泛。

  上述方方面面的改進理所當然地為數字印刷設備加分,加之,生活水平日趨提高后的百姓更多地希望張揚個性,展現與他人的不同,活出自己的精彩,連《環球時報》上都專門載文指出“中國的90后,他們非常注重奢侈品對自身個性的張揚和體現”,“中國消費者的品味在迅速提升”,這就決定了個性印刷業務的日趨增長。

  如果說,“市場需要”是產品成功的外部條件,那“技術滿足”就是其內部基礎,經過多年的市場培育和技術進步,數字印刷在上述兩個方面實現了契合。所以,從長遠看,數字印刷比重的增長將是必然趨勢,盡管此舉并不至于導致其他印刷生產方式的消失,但勢必會改變各種生產工藝在印刷總量中的比重。

供應商與印刷企業對產品的認知存在一定差別


  俗話說:屁股決定腦袋。設備供應商與印刷企業因為所處的位置不同,對于數字印刷設備的認知自然也會出現些許差異:供應商注重發展前景,印刷企業更注重現狀;供應商強調新設備可能帶來的市場效應,生產企業更注重設備的引進能否為企業贏得利潤;供應商顯得樂觀,而生產企業更注重客觀;供應商更多告知客戶的是設備的長處,生產企業更多看到的是設備可能存在的短板;……。但有一點兩者是相同的,作為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都是各為其主,希望通過賣和買為企業帶來利潤。

  以數字印刷的現狀為例,設備供應商告知我們:市場在不斷地擴大,設備已有升級,產品質量更趨提高,應用范圍也日益增加。這一切都是事實。但是生產企業更多看到的是:設備利用率不足,抄表付費的價格總還顯得偏高,現有的設備在產品加工中還存在某方面的遺憾,頻繁地更新設備都快把生產企業逼成了供應商的奴隸。

  對于數字印刷設備新進入的短版圖書印刷領域,供應商大都以海外發達國家的案例說事:在美國,有英格拉姆,有閃電公司等樣板企業,市場占比耀眼,但他們恰恰刻意淡化了中國短版圖書印刷市場還處于艱難的培育中,已經引進連續紙數字印刷機的大部分企業至今都還處于虧損期。

  對于數字印刷憧憬的包裝印刷領域也是如此,供應商更多地希望我們看到個性化市場發展的趨勢,是承印幅面的擴大為我們帶來了福音。但是B1、B2幅面的數字印刷機不少還處于樣機階段,正式投入生產應用還需要足夠的時間。那些已經添置了數字印刷機的包裝印刷企業,設備大都處于完成實物打樣或少量生產階段,遠未到批量應用。

  所以,從某個角度看,供應商與印刷企業之間就是雞與鴨的對話,二者的食物鏈不同,關注的焦點也不同。必須說明的是,如是說并非是挑撥二者間的關系,只不過是指出一個客觀事實。所以,我們在分析市場的時候應該認真聽取供應商的介紹,較之生產企業他們往往起得更早,對市場發展走向的分析也更為精準與清晰,因為研發需要走在市場的前列。但是,我們也得憑借自身接地氣的優勢,實實在在地做出判斷,選擇在最適合的時機引進企業最需要的設備,千萬別人云亦云。

  性價比不足是數字印刷的最大短板

  迄今為止,影響數字印刷快速發展的最大短板是性價比不足。或許有人會以量與價的關系來做辯解,現時的價高是因為量的不足,這也確是事實,但猶如雞與蛋的關系一樣,量不足固然導致了單價高,但反過來,單價高豈不同樣影響著量的擴張嗎?所以,價格適度是市場擴張的根本,培育市場既需要生產企業為之努力,同樣也需要供應商著眼長遠,忌諱急功近利。沒有充分的市場,雙方都將受害,城門失火,魚池又焉得幸免?

  數字印刷的性價比不足,首先表現在設備的市場售價偏高,這固然與這些設備大多來自海外發達國家有關,放眼望去,占據市場主角的幾乎不是美商就是日企,印刷企業鮮有話語權。而且,數字印刷耗材與設備對口,導致生產企業幾乎沒有選擇余地,不可能像傳統膠印機選擇油墨市場有著充分競爭,如若這種狀況不能得到改變,那數字印刷的進一步擴張就難免還會延后。

  正是因為看到了問題所在,并非業內人士的湖北省民主促進會專職副主委唐瑾在今年的政協全會上遞交了以《關于以數字噴墨技術為突破點,推動我國向印刷強國邁進的建議》的提案,令人振奮。中國作為世界排行第二的印刷大國,數字印刷又屬未來可期的發展方向,難道我們就不應該為改變現狀而努力嗎?好在用于包裝印刷和紡織噴印的數字印刷機已經出現了不少國內的生產企業,盡管設備的核心部件——數字噴頭還得依仗進口。事實證明,唯有國產設備的光鮮面世才能有效拉低進口設備的市場售價。我們期待著這些企業的再接再厲。

數字印刷的性價比不高還在于國內市場的傳統膠印有著強大的競爭能力。與國內現有數字印刷設備利用率不高的情況截然不同,傳統膠印機幾乎就是憑借滿負荷生產才以低價贏得微薄利潤。問題在于數字印刷企業從來就沒有遭遇過嚴酷的市場競爭,滿足于相對悠閑的生產現狀,所以沒有感覺到設備利用率對企業盈利的重要性。當然,全球性經濟危機爆發后的經營壓力已經讓部分企業驚醒,試圖改變企業的商業模式,而且也已有了成功典型,這有可能會引起業內的連鎖反應。


  消費者從來是以腳投票的,他們或許不懂得產品的生產工藝,事實上,他們也無需了解,但他們懂得“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他們在產品的質量與價格間做比較,最終選擇自己心儀的產品。所以,數字印刷的市場擴張,最終依仗的是產品的性價比,這是由市場決定的,選擇權在消費者,他們將全然不顧各種忽悠。

  即便筆者作出如上分析,也不影響數字印刷在短版、可變、即時這塊獨特市場中獨領風騷,其原因恰恰也就是在這塊市場中,數字印刷產品有著其他印刷工藝無可比擬的最佳性價比。

  在班尼·蘭達分析的影響數字印刷發展的五大障礙中四大問題已經得到基本解決后,我們期待著最為根本的數字印刷產品性價比問題也能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盡快地有所改觀,因為這是所有圍著數字印刷奔忙的企業的出路所在,無論是供應商還是印刷企業。

  數字印刷的崛起可能還需要有個過程

  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讓我們看到了數字印刷發展的光明前景,否則,不會有那么多的企業參與數字印刷設備的研發,也不會有最擅長制造傳統膠印機的海德堡、高寶、小森等機械制造商介入其中。反之,這也是我們國內同樣應該重視這一設備的研發與制造的原因所在。

  但是,曙光初露與艷陽高照有著本質差別,數字印刷的真正崛起還需要有個過程,時間的長短全在于在產品性價比上的突破。

  從美國數字印刷的現狀看,短版圖書印刷無疑是數字印刷耕耘的重要板塊,而且采用數字印刷完全解決了傳統膠印預印需要墊付大量資金、成品圖書又因為銷售不暢可能帶來的報廢困境。但在中國,數字印刷的圖書價格要比傳統膠印高出很多,如果不是傳媒集團從全局利益考慮,改變考核方法,鼓勵短版圖書走數字印刷之路,還很難有眼下的局面。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新工藝難以為出版社帶來利潤,就肯定影響著按需生產的數字印刷圖書的快速發展。

  在印刷市場占比最大的包裝印刷,且不說至今能用于該領域的不少設備還沒有能投入實際生產,即便是投入生產了,也面臨著如何讓這些采購價格不菲的數字印刷設備通過滿負荷組織生產來消化龐大折舊的問題,說到底還是性價比。

  毫無疑問,數字印刷是伴隨著計算機同步發展起來的新興印刷工藝,作為新技術推廣、交易平臺的專業展會,也確實有著發展風向標的意義,可以肯定,數字印刷有著燦爛的明天,但是要讓中國數字印刷的市場占比趕上全球已經達到的18%的水平確實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何況在我們追趕的時分他們也在昂首前進。我們當積極地為推動數字印刷在國內的應用不遺余力,我們也應該清晰地判斷形勢,在適當地時候做出最為恰當的投資,讓企業花錢采購的數字印刷設備能夠為企業帶來效益。


【文章來源:科印網】 【打印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