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云南时时彩时间表
關注市場變化比提前介入更顯重要——談包裝印刷企業如何邁入數字印刷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497403116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關注市場變化比提前介入更顯重要——談包裝印刷企業如何邁入數字印刷

發布時間:2017-06-12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2

 數字印刷設備邁進包裝印刷企業成了今年的市場熱點,這表現在設備供應商對開發大幅面數字印刷機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在注重原有市場的同時把向包裝印刷領域擴張作為工作重點;不少包裝展都開始組織“數字印刷進入包裝領域”的高峰論壇,幫助包裝企業了解數字印刷;像Indigo10000、20000、Scitex 15500、KM-1、IS29等大幅面數字印刷設備已經陸續在國內落地、投入生產;……但是竊以為,在現階段關注市場變化比提前介入更為重要,對原本就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中小企業更是如此,畢竟盈利才是企業的主要目的。

  數字印刷邁進包裝印刷領域成了今年的市場熱點

  以滿足個性消費、適宜短版印刷為特色的數字印刷開始關注包裝印刷市場主要有著如下四方面的原因:

  1、印刷業面對的市場在發生變化,包裝印刷在整個印刷市場中的占比日漸增大。

  互聯網終端閱讀的普及導致內容印刷量的銳減,報協印工委的統計表明:2016年度全國報紙印刷總印量僅為958億對開印張,跌進千億對開印張以內,較2015年的1145億對開印張再減少187 億對開印張,下降幅度為 16.33%;全年耗用新聞紙215萬噸,較上年的257萬噸降低 16.34%。與歷史最高點的2011年全年印刷報紙1678億對開印張相比凈跌去42.91%,減少了 720億對開印張,也是自2011年起連續第5年下降,這一勢頭或許還將會延續。

  與之相對應的是,包裝印刷在印刷市場中的占比不斷增大。按照《中國印刷業發展報告(2016版)》提供的數據,“十二五”起步時的2011年全國涉足包裝裝潢印刷品印刷的企業數是47377家,產值6318.77億元,工業增加值1542.52億元,至2015年末上述三個數據相應變更為51024家,8406.20億元,1929.19億元;分別增長7.7%,32.96%,25.07%。由此包裝印刷在印刷總產值中的比重達到74.75%。面對如此龐大的一塊市場印刷供應商又焉能不為之心動?

  2、2016年的德魯巴展充分展示了數字印刷設備技術上的進步,數字印刷市場的前景被廣泛看好。

  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數字印刷設備首次取代傳統印刷設備成為展會的主角,海德堡小森等主要的傳統印刷設備供應商同樣推出了自己或合作研發的數字印刷設備,這既是因為數字印刷設備在承印幅面、印刷速度、產品質量、承印介質等方面有了質的突破,更是因為市場由以往的大批量、長印數向多批次、小印數方向轉變,對印刷生產工藝與設備提出了新要求,在滿足個性需求上數字印刷設備無疑最為適用。

  3、生活水平日趨提高的年輕一代對符合自身個性的產品需求讓人看到了持續向上拓展的空間。

  從物資匱乏靠理想支撐的計劃經濟時代到物資相對豐富更追求個性的市場經濟時代是中國社會的進步。可口可樂公司嘗試“昵稱瓶”“歌詞瓶”等富有個性標識的成功也證明了這將有可能是市場下一步的發展方向,一件起印、按需印刷、量身定做恰恰是數字印刷的優勢所在。

  4、環保對印刷業提出的高要求,讓相對環保的數字印刷得到更多關注。

  相對于大量使用揮發性溶劑的凹版印刷,數字印刷與使用水墨的柔性版印刷顯得相對環保,在政府把包裝印刷列為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收費的試點行業后,追求環保成為企業采購設備時的重要考量,這顯然也成為數字印刷大踏步走向市場的良機。

  上述四重原因造就了數字印刷從商業印刷起步進而踏入短版圖書印刷再而向包裝領域滲透的趨勢,面對這樣一個潮流以包裝印刷作為市場觸角的企業難道可以袖手旁觀嗎?答案當然是不能。為了企業的長遠利益,應該關注而且必須關注。

包裝印刷企業對數字印刷的了解還很不夠


  一段時間來,與因為互聯網終端閱讀興起內容印刷漸趨下滑不同,包裝印刷盡管同樣遭遇全球性經濟危機、外貿下滑的寒流但總體還是伴隨著經濟的增長處于向上發展期,只是增速有所放緩,而且歷史上批量訂單的相對巨大、加之滿足大幅面包裝印刷需要的數字印刷設備尚未問世導致包裝印刷企業對以滿足個性需求為特色的數字印刷關注得不夠,從一定層面上說,包裝印刷企業開始關注數字印刷技術是在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之后。

  這表現在業內輿論開始積極宣傳、推介適合包裝印刷生產的數字印刷設備;針對包裝業的展會也開始組織有關數字印刷設備的宣介推廣活動;個別有實力的包裝印刷企業嘗試購買數字設備用于生產;……。但是不得不說,他們進入這一領域的時間畢竟還不長,對數字印刷的認識還遠顯不夠。比如把采用數字技術的打印設備與印刷設備混為一談。加之,在市場的培育成長期高成本的大幅面進口數字印刷機還難以做到滿負荷投入生產,依仗數字印刷設備為企業掙錢在現階段并不實際。因此,在現時包裝印刷企業關注數字印刷只能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是件好事,但要形成規模產能,要尋找到與之配套的合適商業模式,要能為企業帶來利潤,可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對此,我們應該有清醒的認識。

  數字印刷的投資成本在現階段還很高

  與已經達到爐火純青地步的傳統膠版印刷比,數字印刷畢竟還處于技術上的突破階段,盡管2016年德魯巴印刷展上已經有多款達到B2、B1幅面的數字印刷機登場,但不少還是樣機,正式投放市場還會有個過程,即便是正式投入應用,通過生產實踐可能還會暴露出不少有待改進的問題,企業生產與實驗室運作畢竟還是有著相當的差別。以納米數字印刷為亮點的蘭達數字印刷機2012年即在德魯巴印刷展上驚艷亮相,直至6年后的2017年才有數臺開始在以色列、德國和美國投入試生產。有人責疑這是開發商的噱頭,但從另一個角度說,真正意義上的創新確實不易。研發期間,開發商的巨額投入也就決定了新登場的設備價格不菲。

  再則,即便是數字印刷設備現在已經解決了幅面、速度、質量、承印介質等四大問題,但實事求是地說,在這些環節上都與膠版印刷存在著一定的差距,而性價比的不足是制約著數字印刷發展的最大短板。以印品質量為例,現時使用得比較多的詞匯是“媲美”,言下之意是接近而非超越,即便是數字設備供應商強調7色數字印刷機接近潘通色卡的范圍可以達到96%(四色可以達到84%),遠比不使用專色墨的傳統膠印的65%來得強,但難說傳統膠印使用專色墨的成本就一定比數字印刷來得高。在印刷幅面上同樣如此,數字印刷的承印幅面從長期以來的A3、A4發展到現在的B2、B1是重大進步,但與不少大型包裝需要更大的承印幅面比還是存在不足,顯然這需要數字印刷設備供應商繼續去做努力。

  現有的數字印刷設備應用成本較高表現在購買費用與耗材成本兩方面,可能是因為剛投放市場的原因,對開幅面的數字設備的銷售價格遠高于傳統膠印機,而且耗材的使用還必須得匹配,企業較少有自主選擇的權利。蘭達的納米印刷理所當然地得選擇由蘭達自主研發的納米墨,這就決定了缺乏競爭對手,價格的話語權完全掌握在供應商的手上,其他設備的情況也大致如此。這當然并非說相對高昂的成本價格就沒有適當的市場需求,一些趕時間又有著特殊要求的產品還是會對數字印刷情有獨鐘,但畢竟曲高和寡,要讓這些生產成本高企的數字印刷設備向傳統設備一樣滿負荷投入生產就會有一個漫長的過程。換句話說,在試水市場的階段,采購數字印刷設備的包裝印刷企業更多的是著眼于添加新興的生產手段,增加市場競爭力,而并非是指望這些新設備能馬上為企業帶來利潤。

  當然,也有一種意見認為,在計算數字印刷產品成本的時候應該考慮到占用資金減少、人力成本降低、預印刷存在著事實上的浪費等諸種客觀存在的其他費用,這當然是對的,這樣計算確實有助于我們建立信心,但老話說得好:“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數字印刷與傳統印刷打擂臺,最終憑借的是產品的性價比,精明的投資人思考的是市場的前景與恰當的介入時間。

缺乏良好的性價比是影響數字印刷快速發展的主因


  中國進入數字印刷市場的時間并不比發達國家遲,但數字印刷在整個印刷市場中的占比至今依然不高,2015年我國的數字印刷產值為176.15億元,盡管這一數據與2014年的101.8億元比增長了73.04%,但在當年11246.24億的印刷總產值中僅占1.56%。而“Smithers Pira公司發布的報告數據顯示,2015年全球數字印刷市值占印刷包裝產業總市值的13.9%,……2020年全球數字印刷市值占比將達到17.4%。”上述數據或許存在著統計口徑上的原因,但國內數字印刷占比相對偏低是個不爭的事實。

  缺乏良好的性價比是導致數字印刷在我國發展不快的根本原因。與數字印刷在起步階段消費者較多糾結于產品質量不同,現在更多的消費者已經能夠接受數字印刷提供的產品,也意識到數字印刷帶來的便捷,但性價比欠高是客觀存在的問題,除了那些對價格反應不太敏感的高端客戶(如藝術家)或時效要求較高、個性特點明顯(比如個性化相冊)的產品,在普通產品的選擇上,客戶更多的還是著眼于價格優勢,這也就是為什么在發達國家短版圖書采用數字印刷已經相當普遍但落戶國內后除個別企業外大多還難以掙錢的原因。

  導致我國數字印刷產品性價比欠高的根本原因是極高的設備及耗材的海外依賴度與相對較低的設備運營率。

  以前者為例,除了噴墨打印設備外,國內現在著手數字印刷設備制造的還僅有北大方正等為數不多的企業,而且設備的核心部件——噴頭還得從國外進口,話語權完全在海外供應商手中,也正是意識到改變這一狀況的緊迫性,在今年的全國政協會上就有了湖北省民主促進會專職副主委唐謹女士以《關于以數字噴墨技術為突破點,推動我國向印刷強國邁進的建議》為題的提案,呼吁“政府支持印刷企業利用海外并購等手段掌握最具市場潛力、代表市場未來的數碼噴墨技術,推動印刷業像高鐵一樣,利用中國巨大的市場迅速做大做強。”

  數字印刷設備的利用率偏低也是我國這一行業存在的普遍問題,利用率低就意味著分攤的固定成本較高,也自然影響著它的市場份額。按照《數字印刷》編輯部每年開展的數字印刷設備裝機量調查,截至2015年7月,我國在運營的單張紙高端彩色數字印刷機1632臺、生產型彩色數字印刷機5377臺、連續紙高端彩色數字印刷機128臺、高速噴墨數字印刷機33臺(截至2015年末),加之數量更為龐大的生產型黑白數字印刷機(“截至2011年7月底,僅部分機型裝機量已近4000臺”),這些設備的合計總量為11170臺,即便我們不再算上不在上述范圍內數量更為龐大的其它數字印刷設備,把176.15億元的數字印刷產值全認定為由上述歸入統計的設備生產,每臺設備的年營收也僅為157.7萬元,這意味著每臺設備每天的產出僅為4320元,龐大的設備購置費用及相對于傳統印刷機來得更短的設備折舊時間,這樣的投入產出比顯然難以引起投資人的興趣,也難以創造出驕人的效益。投資大型數字印刷設備的企業普遍反映尚難掙錢說到底就是上述問題的存在。

  顯然,要推進數字印刷向前發展,有針對地解決上述問題,從商業模式到內部的運營管理不斷加以改進是當務之急。

  中小印刷企業關注市場變化比提前加入更顯重要

  伴隨著數字印刷技術的不斷突破,數字印刷步入的領域在不斷擴大,而且,像瓷磚、墻紙等建筑裝飾領域的生產工藝幾乎已經發生質變,數字印刷已成為主流生產工藝,在印染領域的發展速度也拓展得很快,這充分說明,一當突破羈絆著數字印刷向前發展的瓶頸,改變現有市場的速度將會很快。

  德魯巴印刷展后,占據著中國印刷市場74.75%份額的包裝印刷業涉足數字印刷的熱情也漸趨高漲,像廈門合興、深圳勁嘉、上海煙包等上市公司或財力相對雄厚的企業都已經購置了對開幅面的數字印刷機,至今大多用于打樣等實驗性制作,據一家上市公司告知,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該廠引進的一臺大型數碼印刷機可以做到日運行4小時,這與企業的期望自然有著很大距離,當然,這是成長中的煩惱與代價。

  鑒于對開幅面的數字印刷機才剛開始進入市場,采購價格相對高企,而且市場也還處于培育期,占據著市場絕大多數中小型印刷企業在眼下應該更多地關注這項技術的發展,而不是急于跟進購買設備,昂貴的市場培育成本并非所有單位都能承受。

  總之,伴隨著技術的進步與市場的變化,數字印刷進入市場的步伐正在漸趨加快,領域也越來越廣,這是必須引起我們注意的。在市場的起步階段,關注市場與技術的變化較之急切地進入這塊尚待開發的處女地更顯重要。


【文章來源:科印網】 【打印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