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云南时时彩时间表
再談印刷業的綠色生產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497403116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再談印刷業的綠色生產

發布時間:2017-04-11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6

  就在2016年末的一個月的時間里,北京、上海這兩個大城市的印刷企業先后出現了涉及面頗廣的區域性震蕩,先是北京地區因出現嚴重霧霾,地處亦莊的十來家規模化印刷企業被責令停產,以至出現先前承接急待出貨的業務只能發到兄弟省市去印刷。上海則出現個別地區集中查封沒有環評證書的印刷企業的情況,而且不問使用傳統印刷工藝還是數字印刷工藝,通通被責令停業整頓。時近新春,是關閉企業,遣散員工?還是申請補辦,通過治理達到有機揮發物排放標準?弄得企業經營者如熱鍋上的螞蟻。事實上,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珠三角地區。

  出現的這些情況告訴我們:如何保持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如何加強環境保護是到了非得理清思路,選擇合理路徑的地步,不從現狀出發,最終結果可能是既沒有做好保護環境的工作,又干擾了印刷行業爭取在“十三五”末實現由印刷大國到印刷強國的夢想。

  已有千年歷史的印刷業需要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環境

  自從北宋的畢昇發明泥活字印刷至今已有千年歷史,如從東漢蔡倫發明造紙術算起離今更有近2000年之遙,這兩者的結合構成了今天的印刷術。印刷以傳播信息、美化生活為己任,以至中國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先生說過:“據近世文明言,生活之物質原件共有五種:即衣、食、住、行及印刷也。”他還說:“印刷為近世社會之一種需要,人類非此無由進步。”習近平總書記也寫下了如下一段文字:“智慧的中華民族發明了造紙術、活字印刷術,這兩項重大發明,既使歷史悠久、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得到廣泛傳承,又使中華文化得以同世界交流,向世界傳播。”自然,互聯網的出現與普及增添了人們獲取信息的渠道,印刷在這方面的作用有所下降,但決計沒到可有可無的程度,澳大利亞不就把“讓印刷成為榮耀”作為一句激勵行業繼續向前發展的新口號?

  事實上,自古至今高度評價印刷業地位的人士不勝其數,從革命導師馬克思到哲學家培根,從英國著名漢學家李約瑟到法國文學大師雨果,但為何至今印刷到似乎有點成了不待人見的過街老鼠,發達城市予以驅離,銀行惜以貸款,專業院校招生變得困難,似乎不用“傳媒”二字取代“印刷”,要招徠或留住理想的學生就較少可能,這難道正常嗎?

  毫無疑問,印刷生產過程中存在著有機揮發物排放的問題,原因在于為了保證一定的印刷速度,部分材料使用了易于揮發、有助于快干的溶劑,這對環境確實帶來了負面影響,但這一狀況在全社會有了認識與得到重視后正處于改變中,盡管這客觀上將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這不應熟視無睹。

  再則,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正鞭策著印刷行業必須順應市場的這一變化,加速行業的轉型升級。至今為止,無論是發達國家或是發展中國家對印刷業的制約并未如我們一般高調。以美國的行業觀點論:經過注冊存在于世的企業應該是合乎現行環保標準的企業,至于綠色印刷并非僅是指生產過程中的綠色,而是指整個產業鏈能做到可回收再利用,這會是一個過程而非欲速即可達。何況部分印刷企業缺乏環評也并非企業不愿做,而是在行業發展過程中,由于認識上的不足,當時并沒有這方面的要求,現在一股腦兒地把責任都歸咎于企業并不妥當。

  為了印刷業的可持續發展,澳大利亞印刷業喊出了“讓印刷成為榮耀”的口號,中國的印刷業也需要繼續在轉型升級上發力,讓印刷在傳承文明、美化生活、豐富市場上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印刷生產當然需要綠色,這會是一個過程而非一蹴而就,這需要整個供應鏈的努力而非只是抓住印刷企業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在現代社會中,缺少了印刷的市場將會怎樣?我們不可想象,對這個行業我們還是應該給予應有的尊重。

  從要求行業協會幫助地方的工業園區“招商引資”到現在提出“騰籠換鳥”,把印刷視為導致環境污染的禍首,前后的時間并不算太長。

  “不待見”印刷的事件起步于2016年初的北京,而后又不知憑借什么尚方寶劍直接把印刷歸至“高能耗、重污染”行業,明令印刷與鋼鐵業一起不得參與該市組織的藍領職工技術能手競賽,但事實是:在世界技能大賽上印刷卻是正兒八經的“角”。至于,在制定《北京積分落戶管理辦法》時把印刷業的四大工種列入倒扣分行列,讓員工來承擔企業的責任。

  其實,什么是首都功能區所需或不需的產業,完全是北京市的問題,即便因為印刷有著很強的地域因素,北京又是中國的出版業重鎮,如此定位還有著可商洽之處,但外界可以理解,兄弟省市對此也沒有發言權。問題在于北京是中央政府所在地,所作所為的漣漪效應很大,各地的跟進效仿是惟恐不及,就讓印刷企業變得很難招架。政策落地的結果,各地針對VOCs排放確定的不同收費標準實際上成了經濟相對落后地區招商引資的又一面旗幡。本是為了有效減少有機揮發物排放,為的是提升環境質量,但不同的排放收費標準恰恰完全有可能最終失去所追求的目標,這是應該引起警惕的。

  不同地區確定的VOCs排放收費標準不一,客觀上引發了企業的搬遷潮,這并非是企業的市場追求,只是為了降低生產成本。但是搬遷帶來了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比如,搬遷后如何保持與客戶間的良好關系?搬遷過程中如何確保不影響到企業的正常生產?搬遷后如何保證企業的優秀員工能夠繼續留在企業工作?有個別企業因為外遷距離較遠,甚至引發本地職工不愿前往,企業還得拿出大量現金來支付員工的離職費用。由此看來,企業開展搬遷工作必須得綜合考慮得失,從長計議。

  如果僅是把印刷定義為非首都功能區行業就不至于引起全國范圍對印刷業的誤解與“邊緣化”。客觀的說,由于轉型的需要,也由于為了規避印刷在他人眼中的負面效應,不少企業已經開始走非印刷化的道路,向傳媒、文化、數字、科技等更為寬泛的方向靠攏,這固然有著適應社會向前發展、印刷行業也應該與時俱進的原因,但也不排斥包含有規避社會負面影響的因素。

  其實,即便是印刷,因為生產工藝不同,使用的材料不同,同樣有著VOCs排放治理與排放完全達標兩種情況,比如水墨柔性版印刷與數字印刷就屬于不存在或微量存在VOCs排放,現在一股腦兒地予以關停,客觀上還涉及到員工的生活出路問題。

  強調印刷企業的環境問題,其根本目的是為了營造環境友好的社會氛圍,是為了行業的健康發展,我們應該在這一正確指導思想的指引下,認認真真地做好這項利國利民的工作,而不是頭痛醫痛腳痛醫腳,待到哪一天發現印刷難以滿足市場需要時再來強調印刷業的發展問題,這不應是我們的辦事風格。

  環保應該走源頭治理的路

  在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編輯出版的《中國印刷產業技術發展路線圖(2016-2025)》一書中,提出了“以源頭削減和過程控制為重點,兼顧末端治理”的印刷業有機揮發物排放治理方針,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問題反映在印刷產業鏈的末端——印刷生產端,但強調印刷企業的治理恰是治標而不治本,他們是現有原輔材料的使用單位,原輔材料的不環保,希冀通過印刷企業的治理來解決問題屬于舍本求末,相反,如果從原輔材料的源頭抓起,顯然,印刷生產過程就很容易做到環保。

  實際狀況也是這樣,如果企業采購的設備能耗相對較低,采購的原輔材料符合綠色生產要求,那就從根本上解決了印刷生產過程的VOCs排放問題,也省卻了企業在治理工作上的投入。現在是注重末端治理,印刷企業不得不加裝治理裝置,結果不僅是治理階段需要增加投資,即便是治理設備投入使用后依然存在著能耗、零備件更換與養護的成本,極可能VOCs的排放是下來了,但能源的消耗量卻上升了,碳排放增加了,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只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并未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強調印刷業的環保要從原輔材料抓起,首先就要求指導思想上從重在抓印刷企業的治理轉向重在抓符合綠色印刷要求的原輔材料產品的研發與生產,這需要有足夠投入,也需要政府給予必要的重視與支持。

  相對而言,絕大部分環保產品在起步階段的市場售價總要高于普通產品,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生產企業出于降本的考慮總會選擇達標但價格相對較低的原輔材料,但印刷品的需求方不會為產品的綠色生產買單,在現實生活中就是出版社歡迎柔印印刷少兒讀物,但前提是印廠自我消化新增成本,由此造成的成本倒掛顯然不可能長期持續。但一當國家明確要求印刷生產必須使用綠色耗材,那印刷企業就多了與客戶論價的籌碼,適當上浮印刷工價也就在情理之中,印刷企業也就會更多一份社會責任感。

  總之,由城市霧霾引發的全社會對有機揮發物排放的重視是近期的事,從認識到采取合理的方式去解決已經存在的問題需要有個過程,欲速不達,簡單地關停印刷企業并非是最佳舉措。上海有一個區采取先行市場登記摸底,而后留出長達幾年的解決問題的時間,如果缺乏環評報告,那就爭取完成環評或是向有條件做集中治理的工業園區搬遷;如果思前想后感到還是退市,那就在這個時段完成企業員工遣散與設備的處置,這樣操作,企業會感到更實在與踏實些。

  保護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是一件利國利民的事,把好事辦好同樣需要智慧,需要我們不斷地總結經驗,爭取在改善環境的同時也能獲得廣泛支持。


【文章來源:科印網】 【打印本頁